中美孩子世界观大相同!这三个美国女孩 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发表时间:2018-08-13 12:54

教育方式和理念的不同,造就了内心不一样的孩子,在不同的社会体制之下,中美孩子的世界观大不相同,他们对待社会的态度也迥然相异。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INSIGHT视界》刊登的三个美国女孩的故事,或许你会感慨良多。


一个华裔女孩的总统梦


第一位要介绍的,是一个华裔小女孩,名字叫作艾莉娜‧穆赫(Alena Mulhern),今年才只有13岁,出生在中国湖南,在她只有10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马萨诸塞州小镇金斯顿(Kingston)的一对夫妇领养,此后一直在美国生活。


有一天,她的养父母问起她的理想,她说:“我想要当美国总统。”这个理想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她的养母告诉她: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只有在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才有资格竞选总统,所以很不幸,你可能无法达成这个愿望。”


1.追求程序正义


听到这样的解释,艾莉娜感到十分不服气,她表示,这个法律是不公平的。


那么,艾莉娜想当美国总统,摆在她面前的第一个障碍是法律。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明确规定,美国总统和副总统的任职资格之一是,“自然出生的美国公民(natural-born citizens),或在本宪法实施时已为合众国公民”。“自然出生”被普遍理解为必须出生在美国。该条款自1787年9月17日随美国宪法一同诞生,迄今已逾228年,仍然被严格遵循。好莱坞动作明星施瓦辛格有很高的从政理想,但他出生在奥地利,只能竞选州长。


既然这个法律阻挡了她的梦想,她就要改变这个法律。


为了实现“总统梦”, 艾莉娜已有了非常明确的计划、非常实际的行动。除了出席州议会并试图说服议员们向国会提出修宪申请外,艾莉娜还将竞选目标放在2040年美国总统大选,那时,她刚好达到美国总统必须年满35周岁的年龄要求,还能避开克林顿的外孙女夏洛特·克林顿·梅兹文斯基,因为后者那时还不够年龄。


2. 家人总动员


养母没有轻视艾莉娜的“梦想”,刚好艾莉娜的舅舅是州议员。舅舅十分支持艾莉娜的理想,很快,他向州议会提出了一项动议。


于是,当时年仅10岁的艾莉娜,来到了所在州的听证会上,慷慨陈词,用稚嫩的语言和高昂的气势,试图说服本州的议员们向国会提议修改宪法。


很多人都无法想象,一个10岁孩子的心中蕴藏着怎样的平等思想。她说:“我们都应该有参选总统的机会。议员先生们,请你们想一想,仅仅因为一项两百年前的法律,而使那么多优秀的人才无法参与总统竞选、无法为我们的国家服务,这公平吗?”


对于为何想要成为总统,她是这样说的:“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人,把人民团结在一起。我会带领我们的国家,把它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让我们生活、工作和抚养家庭。最重要的是,我爱我的国家。我想要为我的国家服务。”


艾莉娜的郑重其事赢得了听证会两名主席的尊重,他们认真聆听了一个10岁小女孩对于理想和平等的描绘,并在发言结束之后,和艾莉娜微笑握手。

华裔小女孩艾莉娜‧穆赫(图片来源:中新社)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小女孩,更是一个家庭,甚至是美国社会的成年人对小孩子梦想的尊重和守护。


阿莉娜的舅舅说:“作为父母,我们常教育孩子说,要追求自己的梦想,他们长大以后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不管是警察、水管工、飞行员还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我们不应该剥夺任何人的梦想。看到艾莉娜为了自己的信念而站出来呼吁,我感到非常自豪。”


第二个女孩名字叫做萨拉(Sara Volz)。

萨拉(图片来源:中国百科网)


一般少女的闺房, 都充满了各种温馨可爱的东西, 但看看这个女孩的闺房……上面是床,下面却是瓶瓶罐罐的绿色液体。


5岁的时候, 她已经深深痴迷于瓶瓶罐罐里的各种物质, 那时父母只当她是好奇。稍长几岁, 她就把各种物质的属性摸得滚瓜烂熟。她甚至将化学元素周期表穿在了脚上。

印着化学元素周期表的袜子(图片来源:网易)


老师在课堂上讲过一句话:“藻类植物作为一种可迅速再生的资源,现今转化为生物燃料在技术上已成为可能,但相当昂贵的生产成本让这种技术难以落地。”


本来就对生物化学领域有着强烈兴趣的她, 一下子被这个问题点燃了, “普通的藻类如何替代传统能源? 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它如此昂贵?”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跑去美国顶尖的实验室,四处求教相关领域的专家教授,但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小女孩能够解决这个曾让上百位顶尖科研人员头疼不已的难题。


也许只是小孩子的好奇心?也许只是三分钟热度?科研人员对这个女孩并没有加以重视。离开高端的实验室,莎拉虽然有些失落,但并没有就此放弃。


怅然失落的她, 在离开高端精尖实验室的途中, 决定了一件事: 在家中组建自己的实验室。 幸好有一对开明的父母,他们全力支持女儿的决定。


人人都知道藻类植物可转化为生物燃料, 却没有人关心它的成本为何如此昂贵, 难道仅仅是因为尚不能大规模生产的问题?


带着这些疑问, 她一头扎进了自己的闺房实验室。


没有精密的仪器和老师的指导,莎拉在简陋的环境里独自摸索,好在有父母的全力支持,她自己也乐在其中。为了方便观察和照看这些藻类植物,她甚至把自己的作息时间调整到和藻类的生长周期一致。


终于,莎拉花了5年的时间找到了一种从天然藻类中分离产油相对较高的海藻的方法,就是加特定除草剂(可以帮助杀死低lipid产量的藻)!


虽然现在生物燃料还在初级发展科研阶段,距离工业化和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不能否认莎拉研究发现的价值。


随着研究的深入,可以极大地降低提取生物燃料的成本,按照理论值核算,同样产出一桶油,它的成本还不到2美元。


在这个全球都在寻找化石燃料能源的背景之下,她的发现无疑十分重要。因为这个技术,她在英特尔科学奖中击败了1700个美国其它地区的少年天才,获得了10万美金的奖学金。


紧接着,鼎鼎有名的麻省理工学院也将她提前录取。


不仅如此,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还亲自表彰她的研究成果,并开玩笑地打趣道:“你竟然在你闺房的床下完成了这样一个壮举”。


莎拉不无机智地回答说:“是吧,我希望美国的下一代孩子,不会在他们的床下完成实验研究了。”


莎拉的话也引发了很多的人思考,孩子们的梦想不该被看轻,很多时候,只是缺少了一点外界支持,导致孩子们的兴趣没能向创新、创造力迈进一步!


现在已经19岁的她还继续大步地走在创新的路上。


孩子救了孩子


据Buzzhand报道,2008年9月,美国各大电视台、报纸,乃至网络都刊登了一个7岁小女孩的巨幅照片,这个叫凯瑟琳(Katherine Commale)的小女孩引起了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轰动。


2006年4月6日,才5岁的她,看到了PBS电视台上播放的一个关于非洲的纪录片。


纪录片揭示了疟疾每年会造成80多万个非洲孩子死亡的现象,算起来平均每30秒就能杀死1个孩子,这给当时只有5岁的凯瑟琳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也让她对非洲孩子的命运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心。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惊恐地和妈妈说:“妈妈,一个非洲小孩死掉了,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妈妈上网查资料,告诉凯瑟琳:“非洲蚊子太多,会传染疾病。但现在有一种泡过杀虫剂的蚊帐,有它就可以保护孩子们不受蚊子叮咬。”


凯瑟琳感到十分疑惑:“那他们为什么不用蚊帐?”说到这里,母亲也变得严肃起来:“因为这种蚊帐对他们来说,太贵了,他们买不起。”


过了几天后,妈妈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老师说凯瑟琳没有交点心费。


琳达很疑惑,问女儿为什么,凯瑟琳回答说:“妈妈,如果我在学校不吃点心,平常不吃零食,也不再买芭比娃娃,这样够不够买一顶蚊帐呢?”这下,妈妈终于明白了凯瑟琳的心思。


她立刻带着凯瑟琳去了超市,花了10块美金,亲自挑选了一顶最大的蚊帐,足够给4个小孩使用。


随后,妈妈还打电话给了美国慈善总会,通过这个电话,琳达了解到,有一个叫做“只要蚊帐Nothing But Nets”的组织,他们专门为非洲孩子筹集蚊帐。


凯瑟琳亲手把蚊帐寄过去,一周后,她收到“只要蚊帐”协会的感谢信,他们在信里亲切地对凯瑟琳说:“你是我们组织年龄最小的捐赠者哦!捐赠蚊帐超过十顶,还可以获得捐赠证书……”


拿着感谢信,凯瑟琳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这顶蚊帐只能保护4个孩子,那么下一个40秒,还是会有孩子死去,于是她决定发起范围更广的募捐。


凯瑟琳要求妈妈和她去跳蚤市场摆摊,把她的旧书、旧玩具、旧衣服拿来卖,卖了好捐蚊帐。她们在摊位上放着一个醒目的标牌:“你买东西,我捐蚊帐!”

但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凯瑟琳的意图,卖了一天,生意也不好。凯瑟琳不免发愁,到底该怎么发动全民一起来帮助非洲的小朋友们呢?


于是,她开始自己做奖状,妈妈帮她买材料、爸爸帮她整理工作间,弟弟帮她画爱心。每张奖状都有凯瑟琳亲笔写的“以你的名义,我们买下一顶蚊帐,送到非洲”,当然还有她的亲笔签名认证。


只要你捐十元美金,买一顶蚊帐,就可以得到一张奖状。邻居看到她的奖状,觉得又天真又感动,奖状很快就卖掉十张。凯瑟琳把蚊帐寄出,收到“只要蚊帐”协会寄来为她特制的“荣誉证书”,他们封她为“蚊帐大使”。


2006年圣诞节前夕,社区的牧师听说了凯瑟琳的故事,特意登门拜访,希望请她去教堂做演讲。凯瑟琳担心自己口才不好,于是采取了表演舞台剧的方式,舞台剧大获成功,看完后甚至有一个小男孩眼泪汪汪地说:“我想救5个小孩,但是我的钱不够,你愿意一会儿到我家去取吗?”


短短3分钟的表演,凯瑟琳就收到800元美金的捐款。她大为振奋,开始尝试到别的教堂演讲,当她满6岁时,已经募了6316美元。


2007年4月的一天,凯瑟琳在家看见电视上播出贝克汉姆拍摄的公益广告,广告正是提倡大家为非洲孩子捐赠蚊帐。小小的凯瑟琳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很棒,于是,她写了一封感谢信给贝克汉姆,并发给他一张奖状,煞有其事地写着:“感谢您为“蚊帐”事业做出的贡献,特颁此奖,以资证明。”


贝克汉姆觉得凯瑟琳很可爱,不仅珍藏了奖状,还把奖状PO上了个人社交主页,从而引发了大量粉丝的关注和传播。

凯瑟琳(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2007年6月8日,可以说是凯瑟琳最开心的一天了,她收到了一封来自斯蒂卡村的信,村里孩子对她表示了由衷的感谢,这份真诚的谢意也让凯瑟琳大受鼓舞。


于是,她行动起来,和队员们一起动手做了一百张奖状,然后给富豪排行榜上的大亨,每个人寄一张。


其中一张写着:亲爱的比尔盖兹先生,没有蚊帐,非洲的小孩会因为疟疾而死掉。他们需要钱,可是听说钱都在你那里……


于是,2007年11月5日,电视里播出了这样一条新闻:比尔盖兹基金会宣布捐赠300万美金给“只要蚊帐”协会。


比尔盖兹“哭笑不得”地说他收到一张奖状,而且收到一封信,信上说为非洲小孩买蚊帐的钱都在他那里,看来他不把钱拿出来,是不行的。


在2008年7月,凯瑟琳还踏上了去非洲的土地,因为交通不便,路途颠簸,坐在车上的凯瑟琳吐了好几次。


来到非洲,她看到了当地的孩子们把蚊帐挂在了破旧的床上,叽叽喳喳的同龄人兴奋地在蚊帐中钻来钻去,这些蚊帐,守护着他们度过了每一个蚊子横行的夜晚。而且,这里的孩子都知道凯瑟琳,几个孩子兴奋地用土语向着镜头呐喊:“这是凯瑟琳的蚊帐。”那一刻,凯瑟琳感到十分满足。


截止到2008年7月份,短短2年间,凯瑟琳通过各种方式筹集了数10万美元,并购买帐篷运往非洲。她还录制影片,告诉自己的同龄人:“疟疾是可以预防的儿童大屠杀,我们可以让它不再发生!”并翻译成各国语言发到网上,号召更多人加入这个行动。


你一定无法想象,一个小女孩,凭借自己的努力,已经救了超过百万个非洲小孩的生命。这个7岁的小女孩,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伟大——伟大不是做出一番多么傲人的成就,而是心中怀抱一份纯净的爱,将自己的善意践行。                    


图片来源自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